英豪天龙私服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英豪天龙私服

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,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7862529923
  • 博文数量: 41594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05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,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8444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30725)

2014年(46664)

2013年(22531)

2012年(56500)

订阅

分类: 南宁电视台

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,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,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,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,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,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。

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,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,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,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,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而这个时候凌雪也加入了战斗,但是他并没有召唤出白浪,而是自己用冰系魔法魔法攻击那些战士和骑士,但是这样也很有效,被凌雪攻击到的战士和骑士速度减慢,无论是攻击和躲避都要迟缓不少,这样他们就被动了。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,我听到惨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现在没有人拦我了,我一下就到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面前,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全部实力,所以我没有用新技能,而是用了一个重击,将一个法师直接送回了城,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本来没有重视我的,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攻击很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已经近他们的身了,现在的法师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,不到30级的法师,我基本上都是秒杀,而且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我的攻击速度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什么反应的。杀了一个法师以后我对兽王说道:“把这些人全都杀了。”兽王可不管那个,我让他杀谁,他就杀谁,直接冲进了法师和弓箭手的队伍里,开始大开杀戒,我也没闲着重击加二旋斩,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杀的哭爹喊娘,四处乱窜,但是以法师和弓箭手的速度,怎么能逃得了我和兽王的追击呢,一会功夫就把那些法师和弓箭手全都干掉了。杀完这些人以后我回头看了看紫夜悠风那边的战斗,现在没有了法师的威胁,紫夜悠风慢慢的又恢复到了有守有功的节奏。还没等他想明白兽王的攻击已经到了,兽王到了30级以后速度和攻击力都有大幅度提高,那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重视兽王了,但是还是没有重视到位,就算他们全力迎战也一定不是兽王的对手,何况他们还没出全力,只一个照面,兽王用了个暴虐重击,那个刺客没想到兽王有技能攻击,他想跑已经来不急了,刺客本身血就不多,而他的等级又没有兽王高,这一下打个结结实实,只听那个刺客一声惨叫然后化成一道白光回城了。紧跟着兽王又是一个冲击波,那个刺客反应倒是快了点,一个闪身,然后接了个懒驴打滚,才勉强躲了过去,但是他刚站起来兽王的一个虎跃击已经到了,直接将他击倒在地,但是他并没有死,可是兽王的冲级波又到了,这下他是在也躲不过去了,然后他也一身惨叫回城了。同时我也听到了系统的声音,您正在恶意攻击玩家,杀死玩家后将增加罪恶值。晕没想到宠物攻击以后也算是我攻击,现在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继续杀吧!。

阅读(91745) | 评论(93296) | 转发(82452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赵学刚2019-09-19

蒋正函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

“啊,什么,幻魔也解除封印了,看来魔劫真的要来临了,对,他们是一伙的,他们都是当时的8大魔王之一。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,我被封印在这里也是要耗费法力才能和你说话的,那个魔王走了以后,我徒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,不过看到我被封印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但是错误已经铸成我也没有太责怪他,但是他却很是自责,说一定要救我出来,于是开始潜心研究解除封印的方法,大概在2年前他终于研究成功,解救我的方法,他炼制了驱魔药水,可以解除这个封印,可是就在他准备帮我接触封印的时候,那个影月魔突然赶到了,将那个驱魔药水给抢走了,但是他发现他无法破坏驱魔药水,于是杀死了我徒弟,把药水拿进了洞里,而且还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怪物把守,这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去帮我偷药失败后告诉我的,当时他受伤太严重了,也死在这里。现在只有求你帮忙偷回药水来解救我了。其实我也不是贪生,但是现在事态严重,而上面的人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要赶回去。”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“啊,什么,幻魔也解除封印了,看来魔劫真的要来临了,对,他们是一伙的,他们都是当时的8大魔王之一。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,我被封印在这里也是要耗费法力才能和你说话的,那个魔王走了以后,我徒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,不过看到我被封印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但是错误已经铸成我也没有太责怪他,但是他却很是自责,说一定要救我出来,于是开始潜心研究解除封印的方法,大概在2年前他终于研究成功,解救我的方法,他炼制了驱魔药水,可以解除这个封印,可是就在他准备帮我接触封印的时候,那个影月魔突然赶到了,将那个驱魔药水给抢走了,但是他发现他无法破坏驱魔药水,于是杀死了我徒弟,把药水拿进了洞里,而且还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怪物把守,这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去帮我偷药失败后告诉我的,当时他受伤太严重了,也死在这里。现在只有求你帮忙偷回药水来解救我了。其实我也不是贪生,但是现在事态严重,而上面的人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要赶回去。”“啊,什么,幻魔也解除封印了,看来魔劫真的要来临了,对,他们是一伙的,他们都是当时的8大魔王之一。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,我被封印在这里也是要耗费法力才能和你说话的,那个魔王走了以后,我徒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,不过看到我被封印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但是错误已经铸成我也没有太责怪他,但是他却很是自责,说一定要救我出来,于是开始潜心研究解除封印的方法,大概在2年前他终于研究成功,解救我的方法,他炼制了驱魔药水,可以解除这个封印,可是就在他准备帮我接触封印的时候,那个影月魔突然赶到了,将那个驱魔药水给抢走了,但是他发现他无法破坏驱魔药水,于是杀死了我徒弟,把药水拿进了洞里,而且还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怪物把守,这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去帮我偷药失败后告诉我的,当时他受伤太严重了,也死在这里。现在只有求你帮忙偷回药水来解救我了。其实我也不是贪生,但是现在事态严重,而上面的人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要赶回去。”,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

罗潇09-05

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,于是我说道:“你知道那个守护药水的是什么东西吗,起码知道名字或是来历也可以啊。还有事情都出了5年了,怎么他们还能不知道吗?”。于是我说道:“你知道那个守护药水的是什么东西吗,起码知道名字或是来历也可以啊。还有事情都出了5年了,怎么他们还能不知道吗?”。

孙祥龙09-05

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,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

曾小青09-05

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,“啊,什么,幻魔也解除封印了,看来魔劫真的要来临了,对,他们是一伙的,他们都是当时的8大魔王之一。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,我被封印在这里也是要耗费法力才能和你说话的,那个魔王走了以后,我徒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,不过看到我被封印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但是错误已经铸成我也没有太责怪他,但是他却很是自责,说一定要救我出来,于是开始潜心研究解除封印的方法,大概在2年前他终于研究成功,解救我的方法,他炼制了驱魔药水,可以解除这个封印,可是就在他准备帮我接触封印的时候,那个影月魔突然赶到了,将那个驱魔药水给抢走了,但是他发现他无法破坏驱魔药水,于是杀死了我徒弟,把药水拿进了洞里,而且还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怪物把守,这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去帮我偷药失败后告诉我的,当时他受伤太严重了,也死在这里。现在只有求你帮忙偷回药水来解救我了。其实我也不是贪生,但是现在事态严重,而上面的人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要赶回去。”。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。

任婷09-05

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,“啊,什么,幻魔也解除封印了,看来魔劫真的要来临了,对,他们是一伙的,他们都是当时的8大魔王之一。你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,我被封印在这里也是要耗费法力才能和你说话的,那个魔王走了以后,我徒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,不过看到我被封印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但是错误已经铸成我也没有太责怪他,但是他却很是自责,说一定要救我出来,于是开始潜心研究解除封印的方法,大概在2年前他终于研究成功,解救我的方法,他炼制了驱魔药水,可以解除这个封印,可是就在他准备帮我接触封印的时候,那个影月魔突然赶到了,将那个驱魔药水给抢走了,但是他发现他无法破坏驱魔药水,于是杀死了我徒弟,把药水拿进了洞里,而且还派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怪物把守,这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去帮我偷药失败后告诉我的,当时他受伤太严重了,也死在这里。现在只有求你帮忙偷回药水来解救我了。其实我也不是贪生,但是现在事态严重,而上面的人还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要赶回去。”。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。

李艳09-05

这本来就魔法世界,封印并不奇怪,但是我听他说完就知道不妙啊,你想啊,那个影月魔是大魔头,也就说他可能是比魔兽更厉害的存在,那么他找回来守护药水的家伙一定也不简单,可别是什么妖兽一类的东西,那不是直接就可以秒杀我吗?,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“什么怪物我不知道,我徒弟说那个家伙很厉害,但是你放心了,我让你去偷,也不是抢,你也没必要和它真的交手啊。还有,我们都是可以活几十万岁的,这5年对于我们来算什么啊!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